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总番外3 祭道大帝们(还是没写完,我醉了,明天才是联动,哭~~)
    ————————

    这个还真没有。

    接下来的日子是这样的。

    第二个找到的是东皇太一。

    彼时现在的东皇还是刚脱离儿童体态的少年,本来吧,秦鱼也就是逗逗娇娇,没打算走那丧心病狂的色诱路线,但她扒着老树后面偷窥到如今的东皇小朋友后,手指摸索着树皮,她对娇娇说道:“娇啊。”

    那声音过分温柔甜腻。

    娇娇:“卧槽,你说人话!”

    秦鱼:“你爹爹这样我觉得我可以的。”

    娇娇:“艹!你醒醒,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

    秦鱼:“我可以养成等他长大。”

    娇娇慌了,抓着秦鱼的腰不让她出去,但秦鱼动作快啊,分分钟本体出没,且还特地换了端庄优雅又带性感的长裙,拨动下头发就出去了。

    首先一个华丽丽的出场,然后开口就是如仙女一般的发言:“小朋友,叫姐姐。”

    美色撩人,溢出屏幕。

    尚年幼的东皇太一是真的愣了下,愣了三秒,后目光移开,正要开口。

    “娘亲”

    啪!秦鱼后头一个小胖纸一把抓住她的腿。

    秦鱼:“???”

    东皇太一看了看娇娇,又看看秦鱼,客气喊道:“阿姨你好。”

    “”

    阿姨你大爷!

    秦鱼一手把娇娇脑袋揉了好几下,一边朝东皇太一微笑,“喊我姐姐,我会给你无上的机缘。”

    东皇太一这才戒备了,冷然道:“我不认识你。”

    秦鱼:“现在不就认识了。”

    东皇太一:“人贩子?”

    艹!!你是不是跟禅师有跨界电话联系过?

    秦鱼愤怒之下,直接手中小剑,抵着东皇太一咽喉,“叫爸爸,不然我弄死你!”

    东皇太一皱眉:“你不会。”

    “哦?为何?”

    秦鱼问了,却知道东皇太一也说不出来,只见他皱着眉,忍不住上前,伸出手摸在了娇娇脑袋上。

    娇娇自己都呆了。

    但东皇太一也只小心得揉揉他脑袋,而后克制了,欲收回手,却被秦鱼半空抓住手腕。

    秦鱼抓着他的手,重新放在娇娇脑袋上,“随便揉,不用客气。”

    那一瞬间,东皇太一的戒备软化了,看秦鱼的目光也

    娇娇觉得吧,我家鱼鱼其实真的是很温柔体贴的人。

    血龙觉得吧,他也这么认为。

    群体感动中,然后秦鱼来了一句,“揉爽了,再叫我爸爸。”

    ————————

    东皇太一最后还是没叫,接下来秦鱼也基本歇菜。

    第三个是佛宗迦也。

    秦鱼:“你要不要当我徒弟阿?”

    迦也:“我要入佛宗,师祖你是尼姑?”

    秦鱼:“”

    长得这么英俊,非要出家干嘛。

    第四个是道宗老头。

    秦鱼:“你要不要当我徒弟?”

    道宗:“你今年多大?”

    你现在才几岁阿老头!

    第五个是姜元。

    姜元:“你很厉害的样子,要不要打一下?”

    秦鱼:“打输了叫我爸爸?”

    姜元:“不打了。”

    秦鱼:“?”

    姜元:“你这么喜欢当人爸爸,感觉有点变态,赢了你也没意思。”

    艹!

    秦鱼直接把人按地上摩擦了好几圈,最后扔了灵魂道的传承在他脑袋,顺便来一句:“有个性是好事,可别把路子走窄了。”

    “还有,不当我徒弟可以,但你将来也不准收徒,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

    秦鱼凶神恶煞的,可姜元特别倔,愣是不屈道:“那我偏要收。”

    诶,这家伙,从小就这么杠阿。

    秦鱼笑了,笑着把剑对着一处,“那我切掉你这里好不好阿。”娇娇跟血龙:“”

    这么狠,如果跟方方没关系,我们打死也不信。

    ————————

    秦鱼大概率已经放弃了当爸爸当师傅的事儿,就当自己是传承的搬运工好了。

    现在还剩下两个人。

    谢庭咏雪跟梵天圣姬。

    ——她是远古先灵,天然超脱,纪元都很难捕捉到她的所在,我找不到。

    秦鱼并不意外,但她好奇的是连梵天圣姬也找不到。

    “也就一个可能了。”

    “她们在一个地方,一起被屏蔽了。”

    娇娇一听到这个结果,猛地反手掏出一个相机,嘎嚓一下拍了。

    秦鱼反应过来,脸黑了,要去抢回来,可娇娇速度快,已经把照片发到团群里了。

    “哈哈哈,大家快看鱼鱼这表情——当她得知谢庭祖师奶奶跟梵天圣姬先遇上后,她这表情酸的”

    一句话一张照片炸活一群死水。

    瀚海朝伊:“她不是酸,是嫉妒。”

    柳如是:“阿,这该死的占有欲。”

    明楚:“除了这些缺点,秦鱼人还算不错的。”

    妃鸢:“还有一个吧,颜控算吗?”

    萧庭韵:“颜控不算,颜控但死不承认算。”

    奚景:“她以前不这样。”

    明楚:“那以前是?”

    奚景:“以前是好色。”

    明楚:“那现在从良了,有进步。”

    周韵:“我认识她那会,她还在写初中作业。”

    众人:“”

    一群女人的世界,男成员们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插。

    大概因为周韵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一时安静了。

    还是温兮温柔善良,飘上水面,说了一句话。

    “可能,这对你们也是优点哦。”

    颜控么,对谁颜控阿。

    你们都被控了不是吗?

    萧白甜语气很酸:“反正玉宴之一直觉得秦鱼是个好人。”

    被宠爱的呗,没见秦鱼对他发过脾气。

    这群人一流水聊了近百条,秦鱼喵了一眼,气得不行,飞快甩了一句出来。

    “世界上竟有我这般拥有无上力量却只欣赏你们美貌,从不强取豪夺,也不霸王硬上弓,更不会让你们无端怀孕,难道你们都不感动吗?”

    你怕是有毒。

    不过大家也就是调侃,也知道秦鱼在做正事,温兮好奇问:“看这情况,其余人都找到了吧,就剩下谢庭祖师跟圣姬冕上?”

    “嗯,其余都找到了,谢庭祖师特别一些,欸,她如果知道我在找她,一定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的。”

    就好比娇娇从始至终标榜的最受宠爱小祖宗,秦鱼也一度认为自己是无阙上下的小可爱。

    不接受反驳。

    这是他们秦家的家风。

    “我是她最宠爱的人,她怎舍得我如此辛苦”

    温兮:“这好像是歌词。”

    秦鱼:“”

    兮兮你变了,你为什么要在温柔维护我的时候一边疯狂拆台。

    秦鱼有点囧,飞快下线了。

    中转站,正在跟温兮处理团扩大业务的萧庭韵给温兮倒了一杯花茶。

    温兮眼波流转,“算是鼓励我?”

    萧庭韵笑,“不,是钦佩你的坦诚。”

    行吧,温兮低头浅笑,一边给新加入的一些朋友们弄好配置。

    固然已登顶,但登高易跌重,把青楼搞好,不仅是为了给秦鱼将来底气,让她不至于一次次孤身犯下,也是为了给众人提供更好的平台。

    “方有容已大帝,未来禅师冕上他们也必成上古大神,唯独我们可不能落后太多。”

    萧庭韵没把温兮算在内,因为她管的是地球,地球是秦鱼的底线,而不是底气。

    他们很忙碌,秦鱼也没闲着,最终有了找人的路子。

    血龙看着秦鱼手里凝聚的一缕气息,若有所思,“你算得这么准,早早就留她一缕气息?”

    秦鱼:“不是,是以前偷偷留的。”

    那时她还没真正站谢庭咏雪那一路,有防备之心。

    娇娇:“肚兜上的吧,难怪气息如此本真纯正。“

    血龙:“”

    血龙:“跟了你们以后,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改邪归正,现在看来是误入歧途。”

    一人一猫顿时囧了。

    你个渣渣龙,搞什么成语,想考研阿!

    不过肚兜气息很牛逼阿,秦鱼很快捕捉到了。

    “咦?好近,就在附近!”

    “走!”

    ————————

    青楼院,篱笆格栏内有一小阁楼,秦鱼看到这建筑格调就挑了眉梢,心里隐隐有猜测,很快上了二楼。

    阁楼窗门打开,风起时,窗纱飘渺如烟,外面不知何时来了雨,秦鱼踩着楼梯,听到脚步声跟外面的雨声滴滴答答混在一起。

    然后,她撩开帘子,看到了那个卧靠茶座,临窗观清雨的女子。

    意外的,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少女态,而是介于少女于成熟女子之间的那种样貌体态。

    已半褪少女时的纯真,却又没有成年后的世故,她是一潭一眼看着澄澈,其实不见底的水池。

    如果说禅师还能让白莲盛开在自己的世界,那么谢庭咏雪就是永冰火孤绝,不让生机存活。

    现在也一样。

    秦于眉心一跳,抱着娇娇扒着小门乖巧喊了一句:“祖师奶奶,我可以进去不?”

    娇娇跟血龙很惊讶,没失忆?不会吧!

    谢庭咏雪转过脸,没说话,只是手指勾了勾。

    嗯,你以为我们是你一根手指就能勾走的吗?

    血龙:你们是。

    果然,下一秒一人一猫就乖乖小碎步一般跑过去了,坐在对面蒲团上。

    秦鱼第一时间送上彩虹屁,“哇,这茶香,果然清丽非凡,闻之让人精神一清”

    谢庭咏雪:“隔夜的,要喝吗?”

    “额那就算了。”

    秦鱼飞快放下茶壶,娇娇飞快放下茶杯,乖巧jg。

    “祖师奶奶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没恢复,本就没失去。”

    秦鱼一愣,后思索,“好像您从诞生之初,就是这样的,记忆永沉甸,永不陨灭。”

    “嗯。”谢庭咏雪没提这种经历的好坏,也没问秦鱼来意,只是静静看着外面的小雨。

    直到娇娇伸出小肉手,摸到了盘子里的糕点,随口叭叭一句:“师祖,你是因为鱼鱼才在青楼等我们的吗?”

    默认自己是花魁?

    “不是,只是有点怀念这个地方。”

    她这么说,娇娇不太懂,还有人喜欢待青楼的?

    血龙也不懂,但他不管。

    只有秦鱼懂了,却不说,只眨眨眼,跟个小狐狸似的,“祖师奶奶跟我一样,我也觉得这地方是生来为我存在的。”

    明知道她是瞎逼逼,可谢庭咏雪也只似嗔似笑睨她一眼。

    秦鱼接了这一眼,又十分自然补上了话,“当然,我是为祖师奶奶您这样的人存在的,您想要什么,徒孙都给您弄来阿。”

    “那我怎么听说你想让我喊你爸爸。”

    “啥?没得回事!我不是”

    “那就是你们要把我跟禅师按在地上可劲儿打残了再欺负?欺师灭祖?”

    “”

    秦鱼吓到了,正在吃糕点的娇娇也噎住了,“你们?不,不包括我,只有鱼鱼一个。”

    娇娇一下子就抱住了那盘糕点,拽着血龙跑到灵一边坐去。

    秦鱼:“”

    没防住家贼阿。

    解释是不能解释的,反正也没人信。

    秦鱼也干脆,捧了那茶壶咕噜咕噜喝完了,放下茶壶后,她眼巴巴瞧着谢庭咏雪,然后伸出小手,揪住了谢庭咏雪的袖子,轻扯着,“师祖人家知道错了”

    嗯,这个“人家”用得十分荡气回肠。

    卧槽!

    血龙眼睛都快瞎了。

    娇娇放下了糕点,盯着秦鱼翻白眼,呜,鱼鱼这副虚伪造作的样子,他理当看吐了的,可现在的秦鱼吧,真不是一般人,她是这个宇宙的主子阿,动辄意念便是宇宙规则,她如果想勾引一个人虽然不是百分百勾得上,但让人心软简直太容易了。

    这不是犯规么?

    在那一时,谢庭咏雪原本仿佛静态的摸样终于有了些变化,她伸出手,冰凉又似有火焰灼烧的手指落在秦鱼脸侧,指尖薄润,轻滑过脸颊皮肤,边缘钩住了一缕垂发,往上撩了别在耳后。

    动作很轻缓,温和,又随意,不带什么情绪。

    然后才是她更随意的两句话。

    “那不是隔夜的茶。”

    “是青楼的专用的合欢香。”

    秦鱼:“???”

    娇娇跟血龙都噎住了。

    “额,不能吧,师祖你别骗我哦,如果真是什么毒,我肯定能察觉的。”

    谢庭咏雪眉眼淡淡,道:“不是这个宇宙的。”

    一句话,信息含量特么巨大!!!

    秦鱼顾不得那什么合欢香,思绪很快跳跃,“咦,那几位小姐姐跟祖师您联系了?”

    “嗯。”

    “想干嘛?挖墙脚?这跨宇宙挖墙脚,不仗义吧!!”

    秦鱼第一时间启动戒备模式,祖师是我家的,谁敢挖!!救命恩人都不行!!

    “主要也跟你有关吧。”

    谢庭咏雪的话让秦鱼又思索了,“嗯那边怕我不同意?”

    “大概,她们看穿了你的占有欲,来的那一位,说她们跟你同级,按理说不能强制要求你什么,也怕提出了,哪怕你心里不愿,却因为惦记恩情而勉强答应,所以”

    什么占有欲,我是那种人吗?

    瞎说什么大实话。

    “这就是从内部击破,如果你们愿意,那我就肯定也愿意。”

    谢庭咏雪淡笑,“你被看穿的不止占有欲,还有待人真诚跟体贴。”

    冷峻挑剔惯的人,但凡夸你,你都感觉万分荣幸,好像把自己放在烟花里给绽放了。

    “师祖,你也会被人看穿的,你知道吗?”

    聪明的人会看穿对方的套路,聪明且内里本质相像的人,会看穿对方心脏真正的温度。

    谢庭咏雪忽微后撤,贴靠软垫,看了一眼外面的小雨,轻钩唇,垂眸笑,后浅浅掠扫秦鱼的小脸。

    “有感觉了吗?”

    秦鱼扶额,压着体内燥气,“让我猜猜哈,手段这么猥琐,不是代离就是顾曳,左唯可能知道,但半推半就不阻止”

    谢庭咏雪不置可否,“这个就是你的问题了,攻略女神,不是你的专业嘛?“

    这话说的,“没阿,那是以前任务,现在我老早没任务了怎么有什么闲心去攻略她们讷,何况她们也不算是女神,其余的才,额我毒性上来了,师祖,你离我远点”

    一嘴巴说秃噜的秦鱼故作毒发,想以此避开这个话题,结果门推开,有人上来了。

    少女版梵天圣姬。

    她看了看状似合欢毒发的秦鱼,又看看谢庭咏雪,再看看一猫一小红蛇,当时就炸了。

    “孽障!敢冒犯我姐!找死!”

    ————————

    一分钟后,秦鱼看着被自己打晕在地上的梵天圣姬,“她怎么喊你姐?”

    “一个嫖客家里的,女扮男装来看热闹,就缠上来了。”

    谢庭咏雪显然说的是梵天圣姬这一世的身份,秦鱼翻了瞎她腰上玉佩,“呦呵,命好阿,又是帝姬哦,那嫖娼的是她未婚夫还是她哥哥弟弟?”

    你看看人家这投胎技术。

    秦鱼柠檬精又上线了,甚至压过了合欢毒。

    谢庭咏雪没理她,随她折腾,不过她也知道她们这些人逗留人间的时间不多了。

    “师祖是想去看看的吧,外面的世界。”

    秦鱼问道。

    “更高的道,永远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秦鱼,修道之人,心跟身体可以一半放在安稳之地,另外一半必须在更高的地方。”

    谢庭咏雪没有以实力来衡量彼此跟秦鱼的身份,她既将秦鱼列为传承人,就一直会恪守自己的岗位。

    她必须提醒秦鱼不要安稳于眼前。

    “谢谢祖师。”秦鱼这次是真心的。

    “不用谢,只要我没死,你就没法上位。”

    本宫不死,尔等永远为妾?

    “”

    又被你看穿了,好气。

    ————————

    收徒以及当爸爸的计划全方面溃败,不过秦鱼也get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

    其实她对此不是很惊讶,或者很早以前就隐隐感觉到了,只是略有顾虑。

    她可以放纵自由,但他人未必能承受。

    不同宇宙,中间几乎是绝对抹杀排斥的力量。

    “那就我先过去看看,再挑几个能承受的,一起去看看。”

    秦鱼打定主意,却也不着急,因为真正能承受的还得看禅师他们,等上古大神了再说呗。

    此后那些年里,秦鱼时不时从三千位面巡查一圈,倒不是为了看故人跟禅师他们,而是为了确保三千位面再此前的大战中恢复生气。

    她爱的不是这个世界本身,而是让这个世界更好的那些人。

    ————————

    一千年后。

    梵天圣姬还对千年之前的事耿耿于怀,盯着前面准备开通道但还在等人的秦鱼不放。

    “干嘛,想打我?”

    “没,可不敢,我也打不过。”梵天圣姬依旧是那副天上宫阙之中可望而不可即的大帝姬摸样,看似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可秦鱼他们都知道这厮内在是啥样的。

    人设没崩,就是盖不住了。

    毕竟这世上除了一个禅师,还有一个秦鱼,更有一个谢庭咏雪,每一个都能让梵天圣姬炸毛。

    娇娇私底下腹诽这厮可能是个抖  不过不可否认,这是唯一一个心脏还算干净的大帝了。

    你瞧瞧禅师这些个

    秦鱼后来琢磨了下,发现千年前自己没能阴谋得逞,十有八九跟禅师有关。

    “瞎说什么讷,跟我有什么大关系。”

    现在等人,有闲暇,几个大帝要么蹲要么站,没个正经样子,反正禅师现在就坐在溪边泡着脚,顺便回答秦鱼同样耿耿于怀的怀疑。

    都是狐狸精,玩什么聊斋阿,秦鱼分分钟从禅师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什么,不由道:“那是有什么小关系?”

    禅师笑了,手掌玩着水,慢悠悠道:“我就提了一嘴,卖个人情给姜元迦也还有道宗,让他们提防一下不要当人儿子去”

    “话说,祭道归祭道,看在你的面子上,风帝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可我讷,还是想靠自己杀回来,然后世界还是我的。”

    我严重怀疑你自创禅道是因为佛家已经关不住你内心的王霸之气了我的师傅。

    “那您也不能拿我祭天阿。”

    秦鱼还是有点委屈的,这要干点坏事儿,第一个不是被师傅戳穿,要么就是被师祖戳穿,她真是太难了。

    禅师想了下,似有反省,“我觉得比起拿你并不存在的尸体榨尸油,在你活着的时候拿你祭天,我是有进步的,不算坏吧。”

    她这话特坦诚,掏心掏肺。

    边上几个大帝也听到他们对话,当时表情很复杂。

    所以,难怪禅师总是圣洁优雅得毫无瑕疵,白莲永久在线。

    她是日常都不觉得自己多腹黑多坏,她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操作,有时候还会跟自己往日一些行为对比,还觉得自己是圣母。

    秦鱼早就知道了,所以从来不跟禅师比演技。

    人家纯天然,能比吗?

    禅师:只要我认定自己纯洁无暇,谁敢说我腹黑?

    “欸,来了!”

    正说着,谢庭咏雪带着伽罗地藏赶来了。

    后者刚通过上古大神级的那啥。

    一到场,伽罗地藏就心急火燎对秦鱼说:“我差点就赶不上了。”

    秦鱼:“嗯?我师兄不是帮你管着了么,怕工作耽误了?”

    “什么阿,你不知道地府里来了些什么人,女娲前辈那些都都开始度轮回了,真可怕,虽然我也上古大神了,可总觉得自己水货似的。”

    伽罗地藏虽早知道秦鱼跟那些个大神有私底下的交易,否则当初这些人可不会舍身助她。

    后来秦鱼在三千位面经常往来,常年闭关也不知道搞啥,估摸着跟这些人有关。

    只是秦鱼没多提。

    “水货谈不上,年纪大还是有好处的。”

    秦鱼刚说完这话,就发现禅师用湿哒哒的赤足踩住了自己的小脚。

    秦鱼立刻怂了,立刻改口,“起码懂得姿势多”

    我知道错了,可我现在还敢。

    禅师反应过来,正要打秦鱼,可秦鱼刺溜一下跑了。

    好在后面正好是谢庭咏雪,手指一弹弹到秦鱼脑门。

    好吧,走了!

    秦鱼捂着额头打开宇宙通道

    ————————